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礼仪策划公司三国有一恶政,弄的少男自戳烙铁、少女投河毁容…-历史教师王汉周

作者: admin  发布: 2017-07-09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108次

三国有一恶政,弄的少男自戳烙铁、少女投河毁容…-历史教师王汉周关东台片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讲的历史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配图 济公
01
这个故事,传扬已久,读来颇令人唏嘘。
话说三国末期,代郡出了个少年怪人,姓赵名至,字景真;
后改名浚,字允元。
这年深冬,赵至还只有15岁,每天早晨,都会赤身裸体冲出家门,沿街狂奔,两只脚掌被乱石硌得血肉模糊。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猜测个中原委的当儿魔魔岛,赵至又做出一个极具眼球效应的怪诞举动——竟当众点火,将铁块烧得通红,然后嘿嘿笑着往身上戳!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此自虐,简直是大不孝。
众人看得心惊肉跳,急忙阻拦:“景真,住手。你为何这般折腾自己?”
景真是赵至的表字。
可他似并不觉得疼,仰脸傻笑:“我冷。”
寒冬裸跑,难免会冷,可这也不是取暖之策啊。
众人不禁扼腕叹息:这孩子,肯定是撞邪,疯了,还是赶紧禀告县令大人吧。
约莫半个时辰后,受县令指派,负责地方治安的秦县尉赶到了现场。
喝散人群,径直走到赵至身前,也不多问,抢过铁块再度烫向了赵至!
焦臭刺鼻,赵至却没躲没闪,傻乎乎抚掌大笑道:“舒服,暖和。”
秦县尉气哼哼踹他一脚,骂声疯子打道回府。
赵至疯了!
02
这可是官方结论,绝非戏言。
一时间,左邻右舍架着赵至,如得了特赦令般送他回了家。
赵至的父母争抢扑来,拥住儿子呜呜大哭。
赵至颤抖着抬起手,吃力地帮母亲擦拭眼泪:“娘,儿子疯了?”
“疯了,疯了。”
母亲顿觉心痛如刀绞,哭声呜咽。
赵至却强力挤出一丝笑,断断续续说:“儿子疯了是好事,娘应该高兴才对。”
“娘高兴。从今往后,咱们一家人再也不用担心被分开了。我可怜的儿子,你受苦了。”
儿子疯了,怎是好事?而这还要从赵至的出身说起。
彼时,列朝列代都盛行职业继承制度。
即把从事特殊工种的人群,如木匠、铁匠、渔夫等划成另册,严加管理。赵至的祖上是军户,或称职业军人,子子孙孙只要年满16岁,必须无条件扛枪打仗。
别看干的是掉脑袋的行当,可待遇糟糕透顶,社会地位低贱卑下,连老百姓都视其为贱民、下三滥。
且法令森严:军户逃亡,格杀勿论;
三族诛连,九族罚为奴隶。
够狠,你跑一个试试!
面对这般冷血铁律,年纪轻轻的赵至不得不装疯卖傻,试图改变上战场的命运。
因疯子和重度残障可不用随军出征,将来不知所踪也不会连累家人。
当然,官府绝不会轻易放过赵至父母,会要求他们在限期内再生个小军户出来。
生不出,那就花钱去买!
眼下,赵至凭借超乎寻常的忍耐,本以为化解了燃眉之急,不料机破星河,一场意外又突如其来。
03
这年八月,一日,赵至正在壶流河畔继续装疯,忽听“扑通”一声响传了来。
不好,对岸有人失足坠河。
看样子,应该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此时正值初秋,几场大雨过后,河水暴涨,即便水性不错的成年人也不敢贸然下水,更何况是个身单力薄的小女孩。
赵至来不及多想,纵身扎进了河里。
水流湍急,难以施救。
等赵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终于握住小女孩的手腕时,两人已被冲出数里远。
堪称万幸,一棵倒伏在水面上的枯树拦住了他们。
踉跄上岸,紧忙施救。
一番忙活,小女孩悠悠醒转,吐出几口河水喃喃自语:“我…没死龚箭?”
赵至大喘着粗气回道:“你没事睿丁英语,是我救了你。”
哪料,话音未落,小女孩突然扬起手,要抽赵至的耳光。
赵至仓皇躲闪,质问道:“我舍命救你,你不道谢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迁怒于我?”
小女孩一听礼仪策划公司,禁不住呜呜哭起来:“谁让你救我的?走开啊,你让我去死,去死啊!”
行,算我多管闲事诺禾致源。
既然你想死,那我不拦你。
赵至也动了气,抬脚就走。
那小女孩眼圈含泪,一咬牙又走向河中。
当是方才赴死没少遭罪,胆量顿无,摇摇晃晃只走两步便又回转身,冲赵至哭喊道:
“我怕,我不敢了。我该怎么办啊!?”
04
很快,赵至从小女孩的哭诉中听出了大概:
小女孩姓仇,乳名秀儿,塔琳托娅正值及笈之年。她的出身,比赵至的军户好不到哪儿去:女户。
女户也是一种特殊职业,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给皇宫生女人。
平时不用交粮纳税,只要女儿年满14岁,按时上缴就行。
如今,兵荒马乱,蜀国已亡,魏国和吴国亦危如累卵,朝不保夕,据传,风头正劲、已逼迫魏元帝将皇位禅让给自己的晋武帝司马炎也是个荒淫强横的霸道主儿,内宫从皇后到宫娥达数万人之众,而且还在不断地征召充实。
乱世入宫,无异于进狼穴入火坑。
可秦县尉不管你那一套:女户家的仇秀儿将满14岁,人又生得如花似玉,清秀可人,都给本大人看好了,千万别出岔子。若她入了国君法眼得到恩宠,那我这个选送人也必将加官进爵,飞黄腾达!
说曹操,曹操到,无意中一瞥,赵至暗暗叫苦:
远处,秦县尉正带着几个随从如狼似虎般追来。
完全能想见,一旦被抓,在被送入皇宫的这段日子,仇秀儿都将在欲生不能、欲死不得的囚牢中度过。念及此,赵至心一横,问:“仇姑娘,你真不想进宫?”
仇秀儿哭得宛如泪人儿,连连摇头:“不想,我要陪我爹娘,死都不想去。”
赵至一字一顿地回道:“好,那我帮你。”
望着赵至凛然的神情,仇秀儿不禁打了个寒噤:“怎么帮?”
眼瞅秦县尉马上就到,赵至突然放声大笑,合身扑向了仇秀儿。
不等仇秀儿醒过神,赵至已抱住她扎进了暗流涌动的壶流河。
05
次日清晨,官差和仇秀儿的爹娘在下游找到了昏迷不醒的仇秀儿。
而仇秀儿原本娇嫩的脸蛋,已被疯子赵至划得血痕斑斑,彻底破了相。沉鱼落雁瞬变赛无盐,秦县尉恼羞成怒,恶叨叨喝令随从往死里打赵至。
随着拳脚棍棒劈头盖脸落下,傻笑不停的赵至昏了过去。
秦县尉还不解气,又命人将他扔进了壶流河。
不得不承认,赵至的命真够大的,随波逐流漂出了四五里,竟又活转过来。
从此,他离开代郡流浪到了邺城。
据《晋书·赵至传》中记载,流浪到邺城后,赵至遇到了命中贵人——大名鼎鼎的正始名士、号称“竹林七贤”的领袖人物嵇康。听完他的遭遇,嵇康想到了一个办法:改名。
于是,赵至改叫赵浚,字允元,表示新生活的开始。
一转眼,数年过去,又一个贵人出现了:魏兴太守张嗣宗。在张嗣宗的提携下四千金儿歌,赵至开始步入仕途,先后在魏兴、江夏、辽西等地为官,一干就是十多年,且顺风顺水被提拔为州部从事,职位相当于现在的厅局级干部。由于工作敬业,精于断案,太康初年,赵至被推荐去京城洛阳述职。
此时毛岸龙简介,虽说赵至已混成有头有脸有政绩的领导,可出身依旧没变,等同于向组织隐瞒成分,逃避兵役,万一泄露,定会被检举揭发清除出干部队伍。思来想去,赵至做出一个决定:
就算碰上父母和痴心等他的仇秀儿,也要装成陌生人,断然不能相认。
06
没错,仇秀儿早已是他念念不忘、日夜牵挂的意中人:
那日,赵至抱着仇秀儿再次扑进壶流河,边游边说,要想不进宫,除了死,只剩一条路:毁容。
仇秀儿说,我愿意。
哪怕一辈子不嫁人,我也心甘情愿。
赵至说,仇姑娘,请相信我,我会为你负责的。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男女授受不亲,我不光牵了你的手,还抱了你,将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娶你。
但说这天,赵至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听完汇报,顿感动得热泪盈眶。
就因为他说的那句话,近20年来,仇秀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始终没嫁人!
仇秀儿是在等我,等我兑现承诺。
赵至既羞愧又无奈,因为他不敢回代郡,更不敢迎娶仇秀儿啊。
听说,受他发疯和仇秀儿毁容的牵连,秦县尉使了大笔的银子才保住位子没被革职。
两下若碰面,睚眦必报的秦县尉岂能放过他?
不待想出万全之策,打探消息的手下又吞吐道:“大人,还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丁桥生活网。”赵至道。
手下又一番迟疑:“大人的父亲和母亲都已患病去世,草草埋在了乱石岗,连墓碑都没立。”
不侍父母,本已是忤逆不孝,而父母身染沉疴,我连碗药都没端过,怎配为人子?
赵至只觉胸内气血翻涌,痛如刀割,大喊了声“爹,娘,儿子不孝啊”,噗,口吐鲜血而亡。
更令人动容的还在后头,闻听意中人终身未娶,吐血而亡,身在代郡的仇秀儿却笑了,取出已落满尘埃的脂粉,对镜梳妆,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宛如出阁的新娘子般明艳动人腮腺癌,而后,她去了赵至坟冢,一袭白绫,成就了一段守诺如金爱无悔、生不相守死相随的凄婉爱情。
老王:赵至为真人,故事有部分是人民对他怀念后的想象。
赵至,字景真,代郡人也…太康中,以良吏赴洛,方知母亡。初,至自耻士伍,欲以宦学立名,期于荣养。既而其志不就,号愤恸哭,欧血而卒,时年三十七。
《晋书 文苑列传》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