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玩火三观不合的伴侣在一起会有什么结果?-政商趣史

作者: admin  发布: 2018-01-01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110次

三观不合的伴侣在一起会有什么结果?-政商趣史
········第一章········
餐桌上,摆放着一道道美味佳肴,中间是一个生日蛋糕。桌旁摆着一瓶红酒,还有两只高脚杯。红色蜡烛燃烧着,烛焰摇曳生姿。
"啊~~嗯~~"
宋永波紧紧盯着手机屏幕,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身体里欲火升腾。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间宽大的宾馆客房。三名带着面罩的赤身男子高举着胯下长枪,站立在床旁,床上则有一对同样带着面罩的男女在疯狂交媾。
"妈的,怎么不露脸?"宋永波咕哝了一句,眼神直勾勾的黏在了女人美好的胴体上。
虽然对遮面感到不满,但首次观看现场直播的激情表演,还是给宋永波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他觉得身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于是起身来到卫生间,打算先用手解决一下。
手机屏幕里,现场直播在继续,宋永波一眨不眨地盯着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
前凸后翘的女人在床上扭动身躯,呈现出各种姿势,任凭身旁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不时有其他男人加入战场,展现出一场远超正常"运动"的精彩战役。
"居然有这么多花样。"
宋永波一边感叹,一边用手进行着自我安慰,画面中的旖旎美景,让他的血液都燃烧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现场直播的战斗,即将进入尾声。婀娜的女人声音更加高亢,动作更加放荡,仿佛化成一滩水。
娇媚婉转的声音,就像一只美妙的曲子,直挠地宋永波心痒难耐。
"要是李冉现在在家就好了。"
李冉,宋永波的妻子。今天是李冉26岁的生日,餐桌上的烛光晚宴和生日蛋糕,就是宋永波为她准备的。
最近李冉经常有事,刚才宋永波给她打电话,她居然关机了。在她生日的这天,让宋永波一个人在家等她。
这也是为什么,宋永波会交钱进入一个名叫‘伊甸园4群’的qq群。
一个网名为"性感小野猫"的人,邀请宋永波观看激情表演,只需要支付99元的红包。宋永波最近工作忙,多日没和妻子欢爱,一时心痒,就支付红包进入qq群。
想到自己的妻子李冉,宋永波突然一愣,看着手机中进行最后冲刺的男女,心头不可遏制地升起一个想法:这声音和他老婆的声音,非常相似!
不知为何,想到这里,宋永波手中的长枪却更加坚硬。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视频中女人的身躯,试图寻找出熟悉的特征,可他手中的速度,却愈来愈快。
结婚两年来,李冉从不允许在同房的时候开灯,以至于他对她的身体细节也不是太清楚。
这时,宋永波注意到女人的右臀上有几颗小小的黑斑,很不起眼,稍不留意就会忽略。于是,他绞尽脑汁的回想,李冉是否有说过臀上长了几颗斑?
想不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女人的声音本来就差不多,更何况她向来规矩,从来都没这么叫过,听错了也正常,我不能乱猜测。"
宋永波心中越来越焦躁,可自己的长枪却远超平常的持久。········第二章········
在视频中的战斗进行到最后,女人发出满足的叫声时,宋永波身体一抖,结束这场让他纠结万分的自我安慰紫薇学园。
宋永波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掏空,心中涌现出无尽的空虚和失落。随即,他反应过来,急不可耐地拿着手机,打开qq。
他给性感小野猫发去了一条消息:"美女,问你个事儿。"
"帅哥,你有什么想问小妹的禹州天气预报,小妹保证知无不言哦。哪怕你是问人家下面有没有毛毛!。"
宋永波无心和她调情,一心只想搞清视频中的女人是不是李冉。
"我只想问问,视频里的女人的联系方式是多少,我想和她开房,价格好商量。"
"抱歉哦帅哥,女优的联系方式都是保密的呢。"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宋永波使尽了浑身解数,仍然无法从对方口中套出那女人的任何信息。最后,他也恼了,索性破罐破摔地发去了一条消息:
"我怀疑那女人是我老婆,如果你不说,老子就去报警,告你们聚众淫乱和传播淫秽物品!"
这条消息发出没多久,宋永波就收到了一则系统通知。
你已经被性感小野猫移出群‘伊甸园4群’。
而性感小野猫的头像也随之暗了下去。
显然,对方将他拉黑了。
一瞬间,他仿佛被抽光了浑身的气力,软软地跌坐在了洗手间的地板上。他想报警,让警察抓住这群无耻之徒,让李冉身败名裂,可惜又缺乏勇气。
恍惚中,他似乎还听到了亲戚朋友对他的嘲笑,说他是一只绿毛龟。
他就这样蜷缩着身子,一动也不动。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听到大门被推开了,接着便是李冉略带焦急的声音:
"老公,真是不好意思。我那闺蜜美惠你还记得吗?她失恋了,还闹着要自杀,我们几个姐妹劝了好久才把她安抚住,所以回家就晚了,也没来得及给你说一声。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宋永波走出卫生间,脚步踉踉跄跄。而李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弯腰脱着黑丝袜。随着丝袜一寸寸地褪下,白皙修长的美腿也展现在了宋永波的眼前。
纵然已结婚两年,在面对李冉那充满魅力的身体时,宋永波依然缺乏抵抗力,因而事先准备好的怒吼也失去了气势。
"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出轨了?"
李冉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紧张之色,转瞬之后美脚吧,却又变成惊愕与茫然:"老公,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我只是去劝阻美惠别想不开。"
"可我今天……"宋永波本想说今天花钱加入了黄色直播群,只是话到嘴边,又觉得难以启齿,于是便立马改口成:"我今天被人拉进了一个群,看到你在和几个男人做不要脸的事情?"
"老公,你说的不要脸的事情指的是什么?"李冉腾地一下站起身,饱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像是受了莫大的冤枉。
"你自己清楚。"
"我不清楚。"
宋永波看着李冉的双眼渐渐盈满水雾,心想这女人还真是会演戏。"好邛崃人才网,既然你不要脸面,我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接下来,他便把在视频里看到的内容陈述了一遍。
宋永波讲述的过程中,李冉始终都低着头,一语未发,等他说完后,李冉才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老公,也就是说,从始至终你都没有看到那女人的脸是吗?"
宋永波想辩解什么,但最终还是有些不情愿地承认了一声。
"也没听到说话?"
"没有。"停顿了片刻,他又补充道:"虽然我没有看到脸,也没听到说话,但是我能确定那就是你!"
突然,李冉笑了起来,笑容很美,只是落在宋永波的眼里,总觉得充满了奸计得逞后的得意。········第三章········
她拉住宋永波的手,往沙发的方向走去。宋永波想甩脱,但还是没有这么做。
李冉将宋永波按在了沙发上,然后又坐在了他的身旁,轻叹道:"老公,有时候眼见也未必是真,更何况是没有见到呢?"
说着,她掏出手机,插上了充电器,又按下了开机键。"不过也不能都怪老公你,之前我太担心美惠了,所以都没来得及通知,后来事情摆平了,结果手机又没电了。李建群"
没过一会,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李冉点开通话记录,将手机递到了宋永波的眼前。他看到,在五点三十分的时候,备注"美惠"的号码拨打过李冉的手机。此后,李冉接连给这个号码拨打了二十几个电话,最晚的一个显示在六点十七分。期间,她还拨打过另外两个号码,看备注的名字应该都是女性。
"下午的时候,我接到美惠的电话。她说男朋友抛弃了她,而且话里话外有轻生的念头。我让她千万别做傻事,她却挂了我电话。我再打她电话又不接,我只好叫上其他姐妹去她家里看看。"
"就凭这个,难道就能证明你没有出轨?"宋永波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疑心生暗鬼,错怪了李冉,然而态度依旧强硬。
李冉也并不生气,继续点开了美惠的微信朋友圈,然后把手机塞进了宋永波的手中。"我当然知道,光凭这些不足以让老公你相信我,但你可以再看看美惠的朋友圈。"
宋永波沉默地浏览着朋友圈。最后一条发于晚上十点四十六分:谢谢大家的关心,尤其要感谢小冉、双双、梦儿几位好姐妹,要不是你们,恐怕我早已不在人世了。我现在明白了,没必要为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折磨自己,我会找到更好的。
其中,还附带了一张自拍照,四个女人将脑袋全挤进了小小的相片内,看起来有些滑稽,而最右边的一个,正是李冉。
"这张照片拍得好丑,要不是老公你怀疑我,我才不打算给你看呢!"李冉侧倾着上身,将手搭在宋永波的腿上,似嗔似怨地说。
宋永波本想夸赞李冉是照片中最漂亮的一个,可话到嘴边,想到他们现在的关系,便忍住了,继续埋头查看着美惠的朋友圈。他看见,上一条是傍晚六点二分发出的,同样也是一则图文说说。图片是美惠的单人自拍,她坐在阳台的护栏上,玩火双腿垂在外侧,眼神空洞麻木。
说说里还写到: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此刻,宋永波的内心无比矛盾,他希望李冉说的都是真的,生活依旧美好,老婆依旧对他忠贞不二,但另一方面,脑海中又不停的浮现出视频中的不堪场景。他甚至联想到那群男人在干他老婆的时候,还一边嘲笑他是一个连老婆也管不住的窝囊废。
李冉看到宋永波表情阴晴不定,于是便伸手抱住了他,贴在他耳边轻声地说:"老公,结婚这几年来,我每天都按时回家,也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过,这你都知道的,所以请对我有些信心好不好?"
巧合的是,李冉的话音刚落,美惠就给她发来了一则微信消息。宋永波立即点开,就看见对方问到:"小冉朽木响河,真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们那么长时间,你老公不会误会你外面有人了吧?"
李冉从宋永波的手里接过手机,给对方回了一条语音消息:"没事的,你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我老公人很好,没有误会我。"
美惠的消息来得十分应景,加上李冉在语音消息中对宋永波的袒护,致使他心中虽还有疑虑,也难免生出了羞惭之感。
诚如李冉所说,结婚以来,李冉向来准时回家,从无晚归的记录,而且家里的家务都由李冉全权包揽无良公子,根本无需宋永波操劳半分。
除此以外,李冉对公婆的照顾也是有目共睹的。去年,宋永波的母亲中风住院,都是由李冉亲自护理,不管再累再苦,也没听她抱怨过一句。
宋永波想着李冉的种种优点紫月君,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怀疑站不住脚。一个平日里温柔娴淑的女人,又怎会做出那么不知廉耻的丑态呢?
然而,无论他怎样自我劝慰,心底深处仍有个小小的疑团久久不散,如同扎在他心上的小刺。那就是视频中那名女子屁股上的黑斑。
他很想知道,李冉的屁股上,是否也存在一模一样的黑斑。········第四章········
终于,他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那我问你,你屁股上有没有几颗黑斑?"
话一问出,李冉放在他腿上的手就莫名一颤,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了。"没有啊,老公你怎么这么问?"
"今天我看到视频里,那个长得很像你的女人屁股上有几颗黑斑。我就想,如果你屁股上没有黑斑的话,那就是我误会你了。"
"当然没有了,老公你别多想。"李冉的笑容很灿烂,只是看起来,似乎隐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忧虑。
"我先去洗个澡,老公你等我下哦。"李冉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往卫生间走去。
听到卫生间的门关上,宋永波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他回想着李冉刚才的反应,认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而且结婚都两年了,李冉却始终不肯让他看到身体。以前他觉得是老婆太过害羞,但今夜,他甚至怀疑李冉早就成了激情视频的女主角,为了不让他抓住把柄,才在他面前装出纯情的模样。
倘若事情真的如此,那李冉的心机也太可怕了。
一瞬间,李冉在他心中的形象变得陌生了起来。
就在思考的同时李秀贤,他的脚步也不自觉的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他定定地注视前方,似乎目光可以穿透白色的塑料门,看清李冉那不着寸缕的胴体,以及臀部上的黑斑。
他的手也慢慢地搭在了把手上孔垂柱,只要轻轻一推,就能确认心中的猜测。然而事到临头,他又有些举棋不定,万一真相如同他的推测那般,那离婚就是唯一的结局。
一想到父母得知了他离婚的消息,还不知道会有多么难过?
他在门口足足站了二十分钟,而门内的水声也停了下来。要是再不推门,恐怕今天就没有机会了。
最后,宋永波一咬牙,还是把门推了开来。
原本李冉是侧身向着门口,但看到宋永波的刹那,她就立即将背转向了墙,神色很是慌张。见到老婆的反应,宋永波的心脏就像是被大锤猛击了一下,好半晌没喘过气来。
李冉面对着宋永波,慌张地从架子上扯下大毛巾,将身体裹缚住,自始至终都没有将背部转向他。怒极了的宋永波走了过去,一把扯掉了李冉身上的大毛巾,又伸手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厉声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李冉的右臀上,纹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黑蝴蝶,大约占据了臀部三分之一的面积,正好覆盖住了可能存在黑斑的部位。要知道,李冉的着装打扮虽不是极其保守死板,但对于例如纹身和低胸装之类的性感装扮,她向来是报以拒绝的姿态。而如今,却在她的私密部位出现了一个黑蝴蝶纹身。
想到老婆裸着屁股,让陌生男人在臀上绘制纹身,甚至上下其手大吃豆腐,宋永波的肺都要气炸了。而且这一切的初衷,还是为了抹除那几颗能证明她参与激情直播的黑斑。
"老公,你听我解释。"李冉低着头,不敢与丈夫对视。"老公你以前总说我过于保守,不肯给你看到身子。我就想既然我们是夫妻,给你看我的身体也是应该的,我老是这么矜持,你肯定会很不开心。"
"但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以前不给你看,除了我比较害羞以外,还因为我对自己的身体很没有自信,怕你看了后会不喜欢我。然后,前段时间我听说,女人如果在私密部位纹身,就会让男人兴奋,所以……所以今天下午我就去纹了一只蝴蝶,想给你一个惊喜。"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为什么要闪躲?"
"其实我很矛盾的。"李冉抬起头,看着宋永波道,"我一方面想给你一个惊喜,一方面又担心你会不会觉得纹身是坏女人的行为。再加上之前你一直追问我黑斑的事情,我就怕你多想。"
"你确定没有用黑色的蝴蝶纹身来掩盖黑斑?"宋永波逼视着李冉。········第五章········
"是啊,我确定,而且老公你放心哦,给我纹身的是个女纹身师,也是我的一个朋友,所以老公你可别吃醋。"说着,李冉主动转过身,将上身趴在了水池上,并翘起浑圆挺翘的臀部。"好看吗?
假如没有发现老婆疑似出轨的迹象,宋永波自然会极力夸赞,还会立马将她按在身下。可想起视频中女人放荡的模样,宋永波就全没了兴致。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觉得李冉很有可能说的是真的,毕竟这些年来,李冉表现十分良好,几乎从不去夜店之类的声色场所,也没见到她与什么男性朋友往来。
至于对他和他的家人,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就连亲戚朋友还时常调侃他找了个二十四孝的好老婆。
或许是看走眼了吧?
宋永波觉得这种可能性同样存在,所以他明天要去老婆纹身的地方探访一下。如果的确如李冉所说,是在下午纹的身,那么就能证明李冉所言非虚。
李冉翘着屁股,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等到宋永波的进入,她不由感到心里惴惴不安,毕竟宋永波很喜欢后入式,按理说看到她此刻的模样,应该按捺不住了才对。
"老公,你还是不相信我吗?"李冉怯怯地转过头问道。
"没有的事。"宋永波心不在焉地说。"对了,那你是在哪里纹的身?""兰心美容美体会所。"
第二天下午,宋永波找了个借口,和同事小李换班硅酮霜,然后便打车前往了兰心美容美体会所。会所位于l市最繁华的地带,道路非常拥堵,出租车走走停停,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目的地。
走进会所,就有一名身穿旗袍的迎宾小姐走上前来,告知他这是女性会所,不接待男顾客。
"我不是来消费的,我是要找人。"宋永波说。
迎宾小姐愣了片刻,显然宋永波的来意出乎了她的预料。"那请问先生您找谁?"
"我想找一名女性纹身师。"
"哦,那您要找的是王梅女士?"
"是的。"昨晚,宋永波已经和李冉确认过,这家会所只有一名女纹身师马步芳。
几分钟后,他被请进了一间装潢典雅的房间,又过了一会儿,一名年约三十几岁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坐在了宋永波对面的沙发上,并翘起了二郎腿。
"先生,我就是王梅,请问你找我什么事?"王梅点燃了一只女士香烟,旁若无人地吞云吐雾起来。
宋永波皱了皱鼻子,他从不抽烟,故而很不喜对方的做派,只是想到有事相问,只好忍了下来。
"我想请问下,昨天下午三点,你是不是给李冉做了纹身?"
王梅斜睨了宋永波一眼,然后很不客气地朝他吐出了烟圈。"你是警察吗?管得也太宽了吧,我给谁做纹身关你屁事。"
"她是我老婆。"
王梅立刻停止了抽烟的动作,开始上上下下地打量起宋永波,仿佛是在检查菜场里的猪肉。"我说,你就是宋永波吧?我听冉冉说起过你。不过说真的,冉冉这样的大美女嫁给你,真是可惜了。"
从见到王梅的第一眼起,宋永波就觉到这女人很不好相处,但也没想到会如此不礼貌,于是他也同样不客气地回敬道:"我和她是否般配,那只有我们才清楚,不需要一个外人指手画脚。你只需要告诉我,昨天下午她有没有来做纹身就行了。"
王梅嗤笑了一声。"看你这幅衰样,一定是担心自己戴了绿帽,过来查岗的吧?依我说啊,像你这样的男人,能娶到冉冉,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就算冉冉给你带了绿帽,那也只是偶尔的生活调剂,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现在中国有四成的已婚女性都有出轨史,别人都没计较,你还斤斤计较什么?"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