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王若琳的爸爸三星社团清欢文学社-二工大清欢文学社

作者: admin  发布: 2016-11-22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248次

三星社团清欢文学社-二工大清欢文学社

自清欢文学社成立以来,社员们都努力地用心灵的窗口(眼睛)发现生活的美好与诗意。
他们阅读典籍,闭上眼体会“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喜悦;他们朗诵诗歌,清了喉吟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眷恋;他们深情扮演,动着身演绎“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执着。
终于在“星耀之夜”下,清欢文学社再次被评为三星社团,这不仅是对清欢的肯定,也是人们对于美的赞赏。
在今年的4月11日,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社团联合会在图书馆二楼四百人报告厅 举办了“星耀之夜”——主题晚会,各个社团都会在那里展现自己独具魅力的一面。
这个主题晚会群英荟萃,它所迸发出来的风情,犹如另一个世外桃源,一定会让你流连忘返。
星耀之夜现场
清欢文学社作为一颗繁星,在‘’星耀之夜”里,散发的光芒是清澈明洁的,好似“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带给人们一种淡淡的感伤。清欢文学社带来的表演是情景剧《情断沈园。一剧演罢,观众被这种曲折婉转的情感之路所感动,对啊,清风依旧,只不过梦醒后,人惫黄花瘦!!!
梦断沈园
清欢文学社表演
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梦断沈园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这乐府诗啊,读起来就是无限哀思,惹人悲戚,难怪纳兰会说“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古今有别离,那时候,世界很大,车马很慢,杜甫那样“惜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已是幸运之极,更多的人,也只是在别离之后音信渐消,已而阴阳永隔。
“学道当于万事轻,可怜力浅未忘情,孤愁忽起不可耐,风雨溪头姑恶声。”人事之悲,莫过生人作死别。以致焦仲卿自挂东南枝,刘兰芝举身赴清池,而陆放翁在八十二岁之高龄犹对世间婆婆怨怨不忘。

1125年,陆游出生,彼时是大宋宣和七年,正是太平盛世,可不幸的是,两年后是靖康二年。
儿时万死避胡兵,神器倾折,九原板荡,玖竜陆游一家不得不南渡寻安。
书香门第,不免攻书学剑,后来七十九岁的陆游回忆道“少时业诗书,慕古不自量,晨暮间弦诵,左右纷朱黄.积书山崇崇,探义海茫茫.同志三四人,辩论略相当.落笔辄千言,气欲吞名场。”
相比于出生北地的辛弃疾,能在祖父的带领下“登高临远,画指河山”,少年陆游更能接触到的是诗中写的,父辈们口中相传的,宗泽临死,三呼渡河,明诚守土,夜缒而遁的故事。而这一幕幕的英雄往事与荣辱观念,宗泽、岳飞以及矢志北伐的诸葛亮都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十九岁的他,在沈园写下那首著名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这一年的陆游,不仅有着“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观大散关图有感》)”的志向,更是迎娶了小他五岁表妹唐婉,二人伉俪情深,嬉戏游玩,好不乐哉。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家材网,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次年秋天人道屠宰,两人还特意采菊,同缝了菊花枕芯,陆游还写了一篇《菊枕诗》,被时人传诵。琴瑟在御艾泽拉斯之怒,莫不静好。
然而陆母却认为陆游和唐婉过分耽于游乐,正好又有一尼姑言道这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定然克夫。
女生藏深闺,未省窥墙藩。上车移所天,父母为它门。妾身虽甚愚,亦知君姑尊。下床头鸡鸣,梳髻著襦裙。堂上奉洒扫小小格斗6,厨中具盘餐,青青摘葵苋,恨不美熊蹯。姑色少不怡,衣袂湿泪痕。所冀妾生男,庶几姑弄孙。此志竟蹉跎,薄命来谗言。放弃不敢怨,所悲孤大恩。古路傍陂泽,微雨鬼火昏。君听姑恶声,无乃遣妇魂?
呵呵,如此种种理由,不过是因唐婉无子罢了。陆游无奈,只得暂置别苑,安排唐婉住下。陆母得知,依旧不饶,终使劳燕分飞。而后陆母又为陆游觅得一位王氏夫人,彻底了断了这份姻缘。一年后,陆王氏生子。
重来我亦为行人,长忘曾经过此门。去岁相思见在身,那年春再次飞升,除却花开不是真。
落花时节不逢君,空捻空枝空倚门。空著眉间淡淡痕,那年春,记得儿家字阿莼。
等闲烟雨送黄昏,谁是飞红旧主人?也作悠扬陌上尘,那年春,我与春风错一门。(发初覆眉《空花集》)
讽刺的是,陆家双亲以陆游荒废学业,不治经史为由将唐婉休回唐家,陆游却因在锁厅荐送第一,居于秦桧孙之上而被秦桧明令不录,以致后来是唐婉新夫赵士程动用关系才谋得仕途初职,这是后话。

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
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
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
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如。
新人从门入,故人从閤去。
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
织缣日一匹,织素五丈余。
将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
一别悠悠是经年,唐婉与赵士程到绍兴城南沈家园去春游神龙第一刀,却遇到了同来春游的陆游。两人相顾无言,又无法面诉离情,唐婉只得命人送去些酒菜,以示关怀,而后便与丈夫匆匆离去。陆游伤心之余,只得在墙上提下一首《钗头凤》。
红酥手薄荷双生,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匆匆来去。前唐人李益有诗云:
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当代范云飞亦有一词:
我是江之水,却恋楚之云。不知红拂何故,零落到风尘。寂寞芳庭深锁,谁解虬髯心事,蹈海去西秦。不见凌波步,惆怅暗销魂。
不是梦,醒时泪,却无痕。不如归去,且哭且笑为谁人。何处寒山凝碧,又有江湖渺渺,葬我一孤身。更倩深秋雨,为我泣黄昏。
二十七岁,陆游第一次死亡。随后投身抗金事业。

陈亮曾写过一首词,词云“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可是南宋的统治者甚至不敢在更北的南京立都,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儿时便已通读的文章,即便是到了老年也无法忘怀,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
四十八岁这年杨俊毅,陆游入四川宣抚使王炎幕府。
大散关,沈园之后又一个伴随他一生,令他魂牵梦萦,难以忘怀的地方。
我昔从戎清渭侧,散关嵯峨下临贼。
铁衣上马蹴坚冰,有时三日不火食。
山荞畬粟杂沙碜,黑黍黄穈如土色。
飞霜掠面寒压指,一寸赤心惟报国。
在此之年的几年中,陆游一直被打压排挤,这次见到王炎,“宾主相期意气中”陆游终于将凉下来的一片心再次点燃。
投笔书生古来有,从军乐事世间无。
大散关头北望秦,自期谈笑扫边尘。
南郑从戎嗟尚壮,中梁纵猎最难忘。
忆昔从戎出渭滨,壶浆马首泣遗民。
从军忆在梁州日,心拟西征草捷书。
然而,就在当年九月,王炎便被调离,陆游写下《归次汉中境上》,诗云
云锦屏山阅月游,马蹄初喜踏梁州。
地连秦雍川原壮,水下荆扬日夜流。
遗虏孱孱宁远略?孤臣耿耿独私忧。
良时恐作他年恨,大散关头又一秋!
而后几十年间,陆游或参略一方,或罢黜乡里,却依旧矢志向北。其间诗句如“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者不胜数。
六十九岁,陆游放归山阴亲亲茉莉花,第二次死亡。

从二十七到六十九,四十余年时间陆游将一片心血放在抗金事业上,企图以此来逃避当年悠悠离恨。
可是,一旦闲下来呢?
呵,新欢与时间竟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六十三岁那年,陆游偶然找到了之前丢失的菊缝枕心,不知情动何丝,忆起唐婉,凄然作诗,其辞曰: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閟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蠹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七十五岁重游沈园,写下绝句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不久他又看到了四十多年前自己提的那首《钗头凤》,而沈园犹三易其主,物是人非,顿时怅然,写下一诗: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赵洁琼!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
八十一岁十二月二日梦沈园,作绝句二首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八十四岁,临死前一年,强撑着身体一游沈园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从二十八岁——唐婉看到陆游钗头凤的第二年——唐婉死去,到八十五岁放翁辞世,其情也可哀,其恨也何多!
犹记得,沈家园里,婉儿那一壁绝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王若琳的爸爸咽泪装欢。瞒,瞒,瞒!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