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王子发三垂冈:风中凋零的古战场-王者芳菲

作者: admin  发布: 2015-10-06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135次

三垂冈:风中凋零的古战场-王者芳菲

1
不止一次地提起或被提起三垂冈。
这是一处被写入历史的地方,这也是长治古代战争中还有迹可寻的地方。不管它存世情况如何,宣传它,追寻它,都是我们的责任,它不该被遗忘。
知道它,更多的人是因为毛主席。
毛主席手书严遂成诗
1964年12月,毛主席在披读《五代史?庄宗纪》时,突然想起有一首记述后唐庄宗李存勖三垂冈战役的诗,但记不清作者是谁,就于29日写信请田家英帮忙查出,并附该手书。信中原文"近读五代史后唐庄宗传三垂冈战役严凤英之死,记起了年轻时曾读过一首咏史诗,忘记了是何代何人所作。请你一查,告我为盼!"。田家英找到了这首诗,呈给毛主席,毛主席很兴奋,展砚挥毫,龙飞凤舞,草书了这首诗。
于是,清代诗人严遂成的这首《七律》,随着毛主席的手书从故纸堆里爬了出来,比其它同样写三垂冈的诗幸运地爬了出来,名闻天下。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且拥晋三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镫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畔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我频繁地接触它,是因为前几年长治郊区出版了一套文化丛书,其中,著名影视剧作家张卫平写了《三垂冈》,我当时非常喜欢这套丛书,还为他的《三垂冈》写了评:
张卫平用的是长篇小说的叙事方式,加上他长期浸淫在影视剧的编写工作中,虽然三垂冈只是历史的一个小插曲,愣是让他写出了宏大的架构来,且有诗意。读这样的文字,画面不用人为转换,几乎是直接就在眼前一幕一幕闪现怪诞俏女郎,一时间,烽烟再起,马长嘶,箭飞旋,战幕开启。三垂冈的辽阔空间由历史深处走入了现代。在所有关于三垂冈的写作中,此书浮出水面,成为一本耐读的未加演绎的手边书。与《歌太平》有相似之处的是苍凉,这或许正是作者家乡的气质吧。
作为长治人,我们为有这样的古战草莓牛奶汁场,而自豪。
长治郊区之所以写三垂冈,是因为多数山峰在他们界内,作为全国到处都在挖历史文化并将自己域内文化做成品牌的时候,郊区先走了一步,但并不等于三垂冈和潞城没有关系,甚至可以说,和潞城是绝对的关连。
2
先来看清人严遂成写到的这场战争。
长治作家学者马书岐在《长治往事》中详细描写战况:
长治古称潞州、上党,因其位处战略要冲,向为兵家所必争。千百年来,为争上党而发生的战争不计其数。唐朝末年及五代时期,唐梁争战于潞,二十余年,殆无虚日,其三垂冈夹寨一战,从军事学的观点来看,很有研究价值,为后人所称道,成为我国军事史上一次著名的战例。
唐朝末年,天下大乱,唐僖宗乾符元年(874),山东王仙芝起义,五年,王仙芝战死,黄巢被推为义军领袖,号冲天大将军,广明元年(880),攻陷唐都长安,黄巢即帝位,国号大齐。唐僖宗逃亡在外,招募沙陀等少数民族军入援,时负罪北逃的唐将李克用(沙陀人)被荐为雁门节度使,他引军攻入关中,迫黄巢撤出长安,尔后又败黄巢于河南中牟,以功累爵晋王鹿柴的读音,官拜河东节度使,治晋阳(今太原)。当时的唐朝天下已是军阀割据,一盘散沙。驻潞州的昭义军节度使孟方立占据上党,拥兵自重,其战略位置于李克用十分不利。李克用遂于中和三年(883)十一月漩涡六道,遣其弟李克修攻破泽、潞2州,孟方立败走山东,以邢、洺、磁3州另立昭义军。唐昭宗大顺元年(890),李克用亲率大军击破孟方立之弟孟迁,取邢、洺、磁3州,还军上党,于三垂冈,置酒劳军,并鼓瑟而歌。李克用酒中照见自己白发丛生,感到行将老矣!不禁怆然泪下官术笔趣阁。忽然瞅见身边的长子存勖,慨然捋须,指而笑曰:“我已经老了,此儿奇才,二十年后,代我在此作战的必定是他!”这时候的李存勖才刚刚5岁。
然而,潞州战事并未就此干息。就在这年,潞州守将李克恭被叛将冯霸所杀,以潞州叛降于河南朱温。朱温原为黄巢部下,降唐后挟持唐昭宗由长安迁至洛阳,颇有点“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味道,自己拥兵于河南开封,所以有人称朱温为农民起义军的叛徒。朱温得潞州后,派大将葛从周入守潞州,又以皇帝名义委任孙揆为昭义军节度使。李克用遣其养子李存孝在长子县将孙揆抓捕,又派大将康君立复夺潞州。光化元年(898),潞州守将李罕之又以潞州叛降于朱温。第二年,李克用派大将李嗣昭再次夺回潞州。天复元年(901),朱温大举进攻李克用,又一次占据了泽、潞2州。此时朱温渐渐势大,天复三年,又遣兵攻沧州,沧州守将刘仁恭求救于晋,李克用以“围魏救赵”之计,发兵潞州,而解沧州之围,并再次夺回潞州,以李嗣昭为潞州留后,加固城防,以图长久。唐天佑四年(907),朱温终于抑制不住当皇帝的欲望,便废掉唐哀帝李柷,自立为帝,改元开平,国号梁康金利,史称后梁。
朱温称帝后,念念不忘夺取上党(潞州),他认为得上党者得天下。遂在称帝当年,委李思安为潞州行营都指挥使,率兵10万向潞州杀来,潞州守将李嗣昭紧闭城门,固守不出。梁军久攻不下,便在潞州城下(今郊区南、北寨)筑长城,状如蚰蜒,内防冲突,外拒援兵,谓之夹寨,双方相持一年有余东京教父。这一年李克用53岁,病染沉疴,临终时将大权交于李存勖,并嘱其三件事,一解潞州之围,二灭梁报仇,三复唐宗社。


李存勖,字亚子。李克用长子。自幼喜欢骑马射箭,胆力过人,为李克用所宠爱。少年时随父作战,11岁就与父亲到长安向唐廷报功,得到了唐昭宗的赏赐和夸奖。成人后状貌雄伟,稍习《春秋》,略通文义,作战勇敢,军功卓著。李克用死后,李存勖继晋王,但其叔父李克宁却图谋篡位,李存勖设计捕杀了李克宁,稳定了朝局,便着手实现父亲的临终之言——解潞州之围。
这时候的梁军却以为李克用新丧、李存勖新立而放松戒备。李存勖分析了双方形势,对大将周德威说:“晋长期与梁抗衡,梁所害怕的是我的父王,现在父王去世,我又是刚刚继位,梁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出兵,其意必懈怠,如果这个时候出其不意而击之,不但可以解潞州之围,还足以定霸业之势。”李存勖的意见博得诸将支持,于是,亲率周德威及大军从太原出发,疾驰6日抵达黄碾(今郊区黄碾镇),来到三垂冈下。李存勖想起当年其父在此鼓瑟饮酒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千,遂伏兵三垂冈,而梁军对此却毫无察觉。
第二天清晨,适逢天降大雾,李存勖指挥大军一鼓作气华商书院,直捣梁之夹寨,梁军尚在梦中,仓促中不及应战,被晋军杀得大败,死伤逾千,马匹器械遗弃无数。梁军溃退河南,朱温见之既怒且悲,仰天长叹道:“生子当如李亚子,有李存勖在,李克用犹如未死,王子发以此对照我那几个儿子,岂不同猪狗一样!”
从此,李存勖与后梁朱温隔河(黄河)相望,成对峙之势。
开平五年(911),李存勖大败朱温于河北高邑,并逐步占领河北,同光元年(923),灭后梁,即帝位,国号唐,史称后唐庄宗。
3
我在寻找长治古关隘中,曾经接触到这场战争,后成文《乱世风云乱柳塞》收辑于《关城怀古》一书中。我对这场战争作了描述,上文已引用马书岐文章,不再述。战争中还与一个关城有关,这里补记一下:
战争中,李克用的大将是周德威,李克用病重身亡,周德威闻听消息,退兵扎营,他把营寨扎在了乱柳。周德威屯兵此地,我猜测,是因为乱柳正处在潞州到晋阳的要道中,周德威此举南可拒后梁追兵,北可利于他用最快的时间回到晋阳奔丧,与李存勖见面后,得李克用遗言,又用最快的速度返回战场。周德威回晋阳时,还有部分兵马驻扎乱柳,因此他才能以最短的时间奔袭三垂冈。
乱柳,便是今天沁县的段柳村。
之所以,补记这一段,是让大家对三垂冈的地理位置有一个更深的理解,明白李存勖从晋阳奔潞州,走的是太洛古道,同时也对那次战争中缺少的一个环节作一个补充。
4
明朝万历十九年的《潞城县志》中是这样记载的:三垂山,在县西南二十里,晋将王广曾败刘聪将乔乘于此。五代唐庄宗亦伏兵于此破梁夹寨。
清康熙四十五年的《潞城县志》补缺如此信息:高三百五十二丈,长九里,周围二十八里,三阜渐低如旌节状,为上党之缠护。
那时候,此山还被称为“三垂山”。在《说文解字》中,冈是形声字,从山,本义是山脊,亦误作岗,也指低矮的丘陵,至于什么时候改为三垂冈的,找不到记载。
到了清光绪十年的《潞城县志》就被称为三垂冈了:在县西南平原中,三阜突峙者,曰三垂冈。此志记录详细,补记了第一场战役出自《寰宇记》:前赵刘聪遣将乔衷攻晋上党太守庞和于壶关,晋平北将军王广、韩柔救之,聪将乔衷败之于三垂。也补记了《五代史》中的:李克用破孟方立于邢州,还军上党,置酒三垂冈,伶人奏百年歌,至于衰老之际,声辞甚悲,坐上皆凄怆。时存勖在侧,方五岁,克用慨然捋须,指而笑曰:吾行老参,此奇儿也,后二十年,其能代我战于此乎?天佑五年即王位,梁夹城兵闻晋有大丧,颇懈,王乃出兵趋上党,行至三垂冈,叹曰:此先王置酒处也。会天大雾昼瞑,攻其夹城,破之,梁军大败,凯旋告庙。
民国版《潞城县志》沿袭此记载。
5
先王置酒处也。
先来看这段历史。
上文中所载的内容出自欧阳修所撰《新五代史·唐庄宗本纪》橡子豆腐。
李克用是后唐献祖李国昌的第三子。母亲秦氏。唐大中十年(856年)九月二十二日,生于神武川的新城(在今山西雁北地区境内)。李克用年少时就很骁勇,军队中称他为"李鸦儿"。 李克用十五岁时,从军出征,冲锋陷阵均在众将领之前。军中视他为"飞虎子"。沙陀人爱战能战,李克用一生征战无数。这也就是严诗中所说“英雄立马起沙陀”。
史中所提的孟方立是邢州人,生年不详。881年,他任天井关防御使。时任昭义节度使高浔率军企图收复数月前被黄巢农民反抗军攻占的长安时,被部将成麟所杀。成麟夺取军权,回师潞州。孟方立闻讯,攻打变军,杀了成麟。孟方立杀死成麟后,并未留在潞州,而是率军回家乡邢州。孟方立随后控制了昭义镇在太行山以东的邢州、洺州和磁州。唐僖宗所派潞州官员不到三个月就离开了,孟方立实际控制了昭义军。883年冬,李克用攻打孟方立,被击败,但李克用攻陷了潞州。李克用和孟方立从此为了昭义镇的控制权而开战。889年夏,李克用派李罕之、李存孝大举进攻孟方立,很快攻占洺州和磁州。孟方立战将均被俘。李克用包围邢州。孟方立饮鸩自杀。李克用控制了昭义全境。
这场战争后,李克用返潞州,也即上党,在三垂冈置酒。
后人清末刘翰作《李克用置酒三垂岗赋》,收录于自己的《清嘉集初编》,因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引用了改作中"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做皆惊;金叵罗,颠倒淋漓,千杯未醉。"而广为人知。
漳水风寒,潞城云紫;
浩气横飞,雄狮直指。
与诸君痛饮,血战余生;
命乐部长歌,心惊不已。
洒神京之清泪,藩镇无君;
席部落之余威,沙陀有子。
俯视六州三部,须眉更属何人;
悬知万岁千秋,魂魄犹应恋此。
方李克用之克邢州也,
大敌既破,我军言旋;
霓旌渐远,露布纷传。
虽贼满中原,饮至之仪已废;
而师归故里,凯歌之乐方宣。
更无围驿连车,醉教水沃;
除是临江横槊,着我鞭先。
有三垂冈者,一城孤倚,四战无常;
远连夹寨,近接渠乡。
于是敞琼席,启瑶觞。
举烽命釂,振衣远望。
快马健儿,是何意态!
平沙落日,无限悲凉。
听百年之歌曲,玩五岁之雏郎。
空怜报国无期,慕麒麟于汉代;
未免誉儿有癖,傲豚犬于梁王。
座上酒龙,膝前人骥;
磊块勘浇,箕裘可寄。
目空十国群雄,心念廿年后事。
玉如意指挥倜傥,一座皆惊;
金叵罗倾倒淋漓,千杯未醉。
无端长啸,刘元海同此丰神;
未敢明言,周文王位已先置。
胜地长留,厥言非偶。
问后日之墨缞,果当年之黄口。
壮猷乍展,誓扫欃枪;
陈迹重寻,依然陵阜。
怅麻衣之如雪,木主来无;
皎玉树以临风,山灵识否?
峰峦无恙,还当陟彼高冈;
杯桊空存,岂忍宜言饮酒。
雏凤音清,鼎龙髯去。
先君之愿克偿,佳儿之功益着。
临风惆怅,何处魂招;
大雾迷漫,定知神助。
生子当如是,孙仲谋尚有降书;
杀人莫敢前,朱全忠闻而失箸。
三百年残山剩水,留作少年角逐之场;
五千人卷甲偃旗,重经老子婆娑之处。
世有好古幽人,耽吟健者;
时载酒而题诗,试登高而望野。
云霾沛郡,莫寻汉祖高台;
日照许都,空拾魏王片瓦。
回忆一门豪杰,韵事如新;
剧怜五季干戈,忧怀欲写。
茫茫百感,问英雄今安在哉!
了了小时,岂帝王自有真也。
此赋写的荡气回肠,又有哀鸣之处,读来悲凉。
赋中同时写到了漳水,写到了潞城亳州风华中学,这是我今天写到它的缘故。
史中所提的《百年歌》,也稍稍提及一下。
《百年歌》是一首写于魏晋时期的乐府诗。全诗分为十段,以人生每十年为一段,讲述人生百年。
一十时。颜如蕣华晔有晖常乃超。体如飘风行如飞。山本一木娈彼孺子相追随。终朝出游薄暮归。六情逸豫心无违。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二十时。肤体彩泽人理成。美目淑貌灼有荣。被服冠带丽且清。光车骏马游都城。高谈雅步何盈盈。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三十时。行成名立有令闻。力可扛鼎志干云。食如漏巵气如熏。辞家观国综典文。高冠素带焕翩纷。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四十时。体力克壮志方刚。跨州越郡还帝乡。出入承明拥大珰。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五十时。荷旄仗节镇邦家。鼓钟嘈囋赵女歌。罗衣綷粲金翠华。言笑雅舞相经过。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六十时。年亦耆艾业亦隆。骖驾四牡入紫宫。轩冕婀那翠云中。子孙昌盛家道丰。清酒将炙奈乐何。清酒将炙奈乐何。
七十时。精爽颇损膂力愆。清水明镜不欲观。临乐对酒转无欢。揽形修发独长叹。
八十时。明已损目聪去耳。前言往行不复纪。辞官致禄归桑梓。安车驷马入旧里。乐事告终忧事始。
九十时。日告耽瘁月告衰。形体虽是志意非。言多谬误心多悲。子孙朝拜或问谁。指景玩日虑安危。感念平生泪交挥。
百岁时。盈数已登肌内单。四支百节还相患。目若浊镜口垂涎。呼吸嚬蹙反侧难。茵褥滋味不复安。
作者陆机,字士衡,吴郡华亭人(今上海松江),曾历任平原内史、祭酒、著作郎等职,世称"陆平原"。后死于"八王之乱",被夷三族。他"少有奇才,文章冠世",与弟陆云俱为我国西晋时期著名文学家巴德维。
体会百年歌的悲欢苍凉,才能知道李克用置酒,人们为何会“坐上皆凄怆”,也才能明白严遂成为何会写“鼓角镫前老泪多”。
“至今人唱百年歌”,哪有人还唱啊。百年歌永远只属于历史的风,属于书中的哀鸣。
从前到后捋清了历史和缘由,真真是应了那句古诗: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所有的帝王将相、战场风云、荣华富贵,到最后都会灰飞烟灭。
6
毛主席又为何会对这首诗这么记忆深刻呢?
有人说,1964年的中国内外交困,中苏关系跌至冰点,国内也时常有问题出现,他多么希望儿子此刻在身边,他时常对身边人说到:鼓角镫前老泪多。他在怀念毛岸英。事实真相我们无法获得,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去日苦多”的感叹,以及接班人的着落,都是他想起这首诗的原因。
7
旧志中所载“聪将乔衷败之于三垂”,一直没找到相关的记载,只模糊地找到一点儿与此相关的内容,也记载于此。
《寰宇记》中的刘聪,一名刘载,字玄明,匈奴族,新兴(今山西忻州)人,汉赵(前赵)光文帝刘渊第四子, 十六国时期汉赵君主,310年―318年在位。刘聪骁勇超人,博览经史典籍,善于写文章,在位期间,先后派兵攻破洛阳和长安,俘虏并杀害晋怀帝及晋愍帝,覆灭西晋政权并拓展大片疆土。政治上创建了一套胡、汉分治的政治体制。但同时大行杀戮,疏于朝政,纵情声色。麟嘉三年(318年),刘聪去世,谥为昭武皇帝,庙号烈宗。
在刘聪的生平中只有这样一件事,与上党有关。
元熙五年(晋永嘉二年,308年),刘聪被派遣南据太行山。同年年末刘渊称帝,刘聪升任车骑大将军。不久封楚王。刘渊派王弥都督青·徐·兖·豫·荆·扬六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青州牧,与楚王刘聪合兵进攻壶关,以石勒担任前锋都督。晋并州刺史刘琨派遣护军黄肃、韩述救援壶关,刘聪在西涧打败韩述,石勒在封田打败黄肃,将两人都杀了。晋太傅司马越派遣淮南内史王旷、将军施融、曹超带兵抵御刘聪等人。王旷军渡过黄河后,想长驱向前,施融反对说:“对方凭据险要、抄小路出击,我军虽有数万,仍是孤军受敌。应暂且以河水当作屏障等待形势的转变,再谋划攻击对方。”王旷听了发怒地说:“君欲沮众邪!”施融退帐外天天书吧,说:“对方善于用兵,王旷却不懂战场情势,我等今天死定了!”王旷等人翻越太行山与刘聪遭遇,激战于长平地带,王旷所部大败,施融、曹超都战死。刘聪趁势攻陷屯留、长子,斩敌一万九千。上党太守庞淳献壶关而降。刘琨以都尉张倚遥领上党太守,屯据襄垣。
这里的韩述是不是韩柔?上党太守庞淳是不是庞和?晋将王旷是不是王广?而又只字不提乔衷。因此这段历史是不是与旧志所载相吻合,我不能下结论。
但要说一笔的是,这段史中的王旷是著名的书法家王羲之的父亲,我在写《曲水流觞》的时候,因为写到《兰亭序》而注意到这个名字和这段历史,王羲之的父亲王旷确实是在长平之战中消失了身影。如果这个王旷就是我们旧志中所说的王广,那王羲之就和我们有了联系,那就是一桩美谈了。
现在从榆黄公路上看大冈山,一排有几棵松树,象打了败仗的队伍,实在凄惶。二冈山
8
三垂冈在历史中的作用已经被我们说清楚。
所以,作为长治人,要知道三垂冈在什么地方。现在看到的资料中,多提到到长治郊区李家沟村旁。但作为潞城人,我虽早就知道此山与潞城是有关联的,也得走到实地,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三垂冈,从潞城东天贡村开始起势,一路蜿蜒,向西南方向而去,到大冈山到达最高,然后又一路低势绵延下去,成为二冈山,三冈山。大冈山如今因为榆黄公路被劈开,二冈山与三冈山不好分界。据传说,原来山上供奉有李世民,现在山上已无遗迹,三座小阜已被挖的满目疮痍。“萧瑟三垂冈畔路”,变成了真实。
大冈山往东的山势蜿蜒起伏,被当地百姓称为龙山,与南面的凤凰冈一起寓龙凤呈祥之意。
三垂冈的位置往东是无影冈,再往东是大禹山,再往西就是漳河,一起构成长治也即当时潞州的屏障,所以李存勖会在此埋伏。
当年的三垂冈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在长治和潞城两座城池的映衬之下,显得光秃秃的。而是长满了庄稼和水草,这从旁边村子里的河流就可以想到。河边一定长满了芦苇,还有山上肯定也是松柏成林,这才有利于伏军。
现在从榆黄公路上看大冈山,一排有几棵松树53719,象打了败仗的队伍,实在凄惶。
我曾置疑过,三垂冈的位置离原来的潞州城还远,潞州城,也即壶关城,在现在的长治二中和上党门附近,并不大,即使梁军建了夹寨,也不会太大,后来请教过,夹寨即今日的北寨,也就在广场那条线上,三军行动,要赶往城下决战,会不会有点儿远?后来我明白了,在上党门的位置,原来是可以看到大军驰骋的,也只有在三垂冈这样的距离和隐蔽之下,才可以完全挡得住视线,而李存勖也可以在大雾中,快马加鞭,很快剑指潞州城。
而三垂冈之地,史来一直归潞城,所以清人的三垂冈置酒赋才会写到潞城。1976年,长治设立郊区,才把现在的三垂冈部分划归了郊区。而实际上的分界在老百姓的心里。
9
想起儿时,每年要去西天贡村看望爷爷奶奶,那时候,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大哥就会带我去村边的山头玩耍,山下驻有部队,哥哥说,部队里有坦克,他常常能看到,但是我却从未见过。
到现在,我才知道,我去过的那个小山,是三垂冈的一部分,现在也驻有军队,66426部队。一直到几年前,我才真正走进了军营,看到并坐上了这儿的坦克,看到新旧更替的坦克部件,有几分感慨,我从儿时的惦念开始,经过几十年才到达。
而我们与某些事物的渊源也是早就注定的,所以很开心今日借由写出我们山河的缘由,串连起许多生命的印迹。
10
长治地区,发生过几次大的战争,可圈可点可载入史册的也有好几个,比如说:长平之战,曲梁之战,等等洪天云,三垂冈夹寨之战绝对算得一个,我们都应该记住这段历史,在日常的生活中常常去回味,并把它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如果把三垂冈修复了,让它回归历史的最初,建起一个纪念馆,那就更好了。免得有人慕名寻来,却只见一堆废墟,无限的往事只能在风中凭吊。
山河
作者简介
王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现就职于《映像》杂志社。已出版散文集《沉吟》《关城怀古》《拈花一笑》以及人物传记《明心梅韵》。大型电视文化节目《伶人王中王》《人说山西好风光》《擂响中华》文字统筹。
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